青海机械设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矿山设备

我国烟包行业面临压力和挑战

2021年07月09日 青海机械设备网

我国烟包行业面临压力和挑战

我国是烟草消费大国,也是生产大国,年生产卷烟3700万箱。烟包作为卷烟产品的一部分,是识别卷烟品牌的最直观的标志,是传递产品内在信息、树立品牌形象的载体。在当今普遍不准烟草产品做广告、市场推广限制越来越严格的状况下,烟包作为市场营销王具的作用便显得更加重要。因此,我国烟草业一直对烟包非常重视,都很努力地采用独一无二的包装,以使自己的品牌能脱颖而出。

在烟包印刷领域,凹印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烟包凹印基本上都采用进口设备,主要来自意大利赛鲁迪、瑞士博斯特、法国尚邦、澳洲金印等公司,还有少量美国、德国和其他国家的凹印设备。从地区分布来看,南方仍是烟包凹印企业的重点分布区域,主要集中在云南、广东、山东等省,但近年来这种区域性出现了北移趋势。

当前,烟草行业正面临着空前的压力和挑战,同时也给烟包印刷业带来了一些突出的新问题。

1.烟包印刷企业在烟草业重组中突围

入WTO之后,中国烟草业的兼并重组势头强劲。从关闭10万箱以下的小烟厂,到2003年开始的工商分离和联合重组工作,以及2004年年产10万一30万箱企业之间的整合,真实记录了中国烟草业波澜;l士阔的改革历程。2004年8月23日,国家烟草专卖局颁布了《卷烟产品百牌号目录》,明确规定在今后2—3年时间里,全行业卷烟产品生产和销售牌号压缩到100个左右。《卷烟产品百牌号目录》的出台,不仅决定和影响着众多卷烟品牌的命运,对那些依附于烟草企业的烟包印刷企业而言,也无异于一场生死抉择。

国有烟包印刷厂长期以来得到了一系列政策上的保护和支持,在市场竞争中享有优先权和垄断权,一直过着衣食无忧的日子。即便烟业重组的消息传来,他们也很少会担心没米下锅,稳定的活源自不必说,若是所属烟草集团咸了兼并行为的施动方,自己碗里的肉更会有增无减。虽然他们中也有踊跃参与社会市场竞争者,但却始终未见这些嫡系烟包印刷厂具备成规模的第二大支柱业务。

一些外资烟包印刷企业很早就将社会业务划入了经营范围,但从前只流于一种形式,始终未成气候。烟业重组后,这些企业坚定了进军社会市场的决心,并加大了市场开拓力度。此外,多数外资烟包印刷企业都设立了相关的烟包材料生产企业,可靠的材料来源及成本优势助其在烟业重组后的竞争中多些胜算。

相比之下,民营烟包印刷企业的情况并不乐观。烟业重组已动摇了许多民营烟包印刷企业的市场地位,业务量一落千丈的企业更是经历了大喜大悲,即使稳住阵脚的,无论企业大小,也都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压力。残酷的现实,逼迫一些民营烟包印刷企业寻找新的出路。出路之一,融入系统之内。一些烟包印刷企业开始以联营或收购等方式向外扩张,如劲嘉与安徽烟草专卖局合资在安徽创办了安泰印务,以控股的方式收购了昆明彩印,其后又收购了重庆美华印务,与重庆烟厂的附属厂宏声印务合资在重庆创办了一家新厂。出路之二,开拓新业务。如东莞虎彩原来主要以烟包为主业,这一两年“文具”和“七彩贺卡”的印量逐渐上升。

总之,中国烟草重组的风暴尚未尘埃落定,新的格局规划也未最后定型。对烟包印刷企业来说,是坚守主业,做大规模;是寻找生存空间,做精做专;还是转移战线,拓展新生路,一切取决于烟包印刷企业对时局的判断,对机遇的把握。而无限的发展机会和空间,就蕴涵在未来有限的时间表内。

2《烟草控制框架公约》提出新挑战

2003年5月21日,第56届世界卫生大会通过了世界上第一个关于控烟的国际大法《烟草控制框架公约》(以下简称《公约》),这是针对烟草的第一个世界范围多边协议,也是世界卫生组织(WHO)第一个具有国际法约束力的全球性公约。2005年2月2了日,《公约》在最早批准该条约的40个国家生效。

我国政府于2003年11月10日签署了《公约》,2005年8月28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第1 7次会议批准了《公约》,《公约》将于2006年1月在我国正式生效。

《公约》对烟包和标签做了限定性规定,比如在《公约》生效3年后,所有烟包上必须要印不低于30%面积并且可轮换的健康警语,禁止烟包装、标签使用虚假、误导或其他欺骗性方式推销产品,其中包括不得使用”低烟碱”、”淡味”、“柔和”等旨在使人产生某烟制品比其他烟草制品危害小印象的词语,等等。 其实,国外一些对烟草控制一直较为严格的国家,在一两年前甚至更早就要求烟包上要突出警告标志。

2003年,欧盟要求其倾个成员国实行在卷烟包装上印制图片警语,这些图片包括因吸烟而导致的牙病及因吸烟而变黑的肺等。而在此之前,加拿大和巴西都已通过了法律,在其国内所销售的卷烟上必须印制图片警示信息。为了使警示信息更加醒目,2004年法国政府提出,今后凡是在法国出售的炬草制品,“吸烟有害健康”等各种健康警告至少要覆盖烟盒正面的30%,烟盒反面则至少要有40%的部分用来宣传吸烟的危害性。

然而,面对《公约》,我国烟包长期以来积淀的”中国特色”一下子成了必须被剔除的因素。可以想像,一旦烟包改变,消费者的习惯性消费心理和倾向必会受到影n向,对于新包装他们可能需要一个认知和接受的过程。为此,我国烟草企业在烟包设计、包装材料和印刷工艺等方面在积极寻找有效的对策。

现在,”中华”、”红双喜”、”红塔山”、“云烟”、”中南海”等烟草品牌已经进行了与国际烟标设计相接轨的大胆尝试,像昆明卷烟厂的出口产品都已按照销售地所在国的法律规定更换了包装。然而,更多的烟草企业则在观望之中。尽管目前国内市场上的卷烟包装大都保持着原貌,但从一些新上市产品的烟标中还是能感觉到一点《公约》欲来的”山雨”,一些简洁的、抽象的图案代替了传统的写实图画,且品牌标识与图案酌组合不再铺满整个版面,而留有一定的空间。

如何在《公约》所规定的条件下设计和推行富有中国特色的烟包产品,以满足烟草企业和消费者的需求,对国内烟草企业和烟包印刷企业而言,这的确是一个巨大挑战。为此,烟包印刷企业应与烟草企业、设计公司等相关企业加强联系,共同协作,顺利推进烟包设计、印刷工作的有效实施,共同履行《公约》。

信息来源:pack.cn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我国烟包行业面临压力和挑战